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胡彦 :诗人的还乡  

2014-06-14 17:01:37|  分类: 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的还乡

胡彦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11日 03 版)

对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他与这个世界的相遇、相知即是写作。古典汉语诗人所理解的写作乃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因而,写作并非人人可为;人人可为的写作,被东汉文士扬雄视为“雕虫小技,壮夫不为!”

一个古典的文化中国,之所以文质彬彬、道艺相从,只因为其书、其文、其诗、其画,还有那些寻常家什,坛坛罐罐,都隐含着一个天地之心。所谓文人,首先得是一个“士”。何谓士,孔子曰:“推十合一为士”。这里“十”指的是天地八方之事;“一”指的是一以贯之之道。写风景无限,写人事的跌宕,此乃文人家事;而要在悠悠人世之上还识得一个天道好还,却只有文士庶几可得。

中华文明的唯一,即在其开启处悟得了天、地、人三才之道的相应。又遇得了孔子、孟子、老子、庄子、司马迁等一大批殊途同归的贤圣文士。作为明道之士,他们本不欲言,“天何言哉?”然而,时迁世变,文化凌夷,于是有了不得不言的慷慨悲歌。彼时,汉文章与汉文明依然有着“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的嫣然。

写作在这个时代的命运,与其说是来自外在的压力,不如说是来自我们内心的雾霾。“心与物竞”,丢魂失魄,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写作的症候。当语言的泡沫一再地溢出,缄默已无可置疑地成为这个时代的美德。

虽然如此,于坚的写作却属于不得不言之类。“道成肉身”,俯拾即是。于坚曾说,我是40岁以后才对写作有了自信。我想,这是诗人内心真实的流露。因为有了内心的真实,已到耳顺之年的诗人,“志于道,游于艺”,从容不迫,闲庭信笔,诗歌、散文、文论、摄影,如杂花生树,扑面而来。

今天,写作抑或艺术的困厄在于话语的泛滥。虽然,我们高谈阔论;虽然,我们著作等身,但“最初的玫瑰”依然隐匿不现。且说,释祖灵山拈花,迦叶会心一笑;且说,梁武帝问道达摩,建寺、印经、度僧,可有功德?达摩对言:“并无功德。”我们说了许多,我们写了许多,我们画了许多,但却无法悟得一个“天道好还”。于坚之所以秀出于林,就在于他为汉语审美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尺度。当更多的写作者依旧迷失在自我的狂欢与身心的分裂之时,于坚却以“诗人的发现”恢复了汉语的灵光。那些逝去的亡灵在当下重现。

我以为,只有原道的写作才能彰显汉语的尊严与高贵。真正的写作一定是还乡的。而今,于坚已大踏步地走向了归乡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