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学者的童年阅读  

2014-06-10 20:33:5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书小“宅男”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李纪祥:台湾佛光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家兄是个十分优秀的学生,出生于大陆,在台湾读书,小学到高中都是成绩最好的。我跟他差了11岁,小时候很喜欢到他的房间,他能画、能书,房间里都是古书,当时大多是由大中国图书公司出版,我尤其喜欢躺在他的床上与他一起读书,并且接受他的笑谑:读得懂吗?这些书中我比较印象深刻的是:《七侠五义》、《小五义》、《施公案》、《包公案》、《罗通扫北》、《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大闹花灯》、《杨家将》、《儿女英雄传》、《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镜花缘》等;还有一些则是《唐诗三百首》、《中国成语故事》、《古文观止》;印象中不记得有经书。我特别喜欢南侠展昭,也许现在仍存在的一点侠义与正义感,便与此有关。

    如果您要我推荐值得给儿童们阅读的读本,我会优先选择几米的《儿童绘本》,几米的语言实在好,又真又清又纯,真是适合父母与孩子们一起读,特别是父母们念出声来给孩子听时,双方都能在其中得到不同的感应与感觉。另外,我觉得孩子们在幼儿园阶段可以背诵(就是要发出声音来,我在大学本科开经典课都还这样要求,而且极重视学生捧书的仪态)些较薄的读本:如《三字经》、《弟子规》,声音读顺了很有韵。到了小学时,可以将“四书”中的《大学》、《论语》、《礼记》与《诗经》中的一些较好听的片段背诵起来,当然,还有唐诗及一些英诗。最后,我想说的是,儿童读书,一定要跟大自然的灵毓相融合,我们大人有时要孩子们读书,想到的总是知识,而忘记了他们还有颗最清最纯的心灵。

文学经典教化天性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张一兵: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著有《回到马克思——经济学语境中的哲学话语》等。

    我们这批50年代后期出生的人,小学三年级时正好赶上文化大革命。在那个比较特殊的年代里,真正可读的东西很少。除了《金光大道》和样板戏这些和那个时代同步的作品,很多书都不让看。好在家里面还有一些书,我最早看的是典籍文化类的书,比较老的像《西游记》、《三国》、《水浒传》,《红楼梦》读得晚一点,是到了上中学以后。

    那个时候的阅读分两个层面,一是外部的意识形态的教化,一是私下的文学阅读。但是真正让我们天性得到教化,从文化上得到启蒙的,还是经典的文学作品。四书五经那时正好是被批评的对象,但是传统中国文化,特别是儒释道这种生存的人生的道理,也内化在文学经典中。当时只是把它们当作故事去看,但也会从中去理解我们这个民族,这就是后来让我们成为学者的最根基性的东西。

    对我后来思维速度和逻辑辨识能力影响特别大的是像《福尔摩斯探案记》、《基督山伯爵》这样的作品。我把所有的故事都背下来,到广场上给小伙伴讲,这个过程里,我发现它虽然只是文学作品,但欧洲那种分析问题的方式、思路,一环扣一环的逻辑,在其中都体现出来了。当然,阅读让自己思想上能够开悟的东西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了,那时候我已经去当兵,在部队里遇到一些好朋友,大家传看一些西方的经典小说,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法国几本很有名的小说,如《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和《约翰·克里斯朵夫》等。我们当时外部受到的教育是阶级敌人是坏蛋,革命者是好人,那个世界是一个黑白非常分明的简单世界,可是你看冉·阿让这个人物,才知道人性是多么的丰富复杂。

    中国发展到今天,应该从功利性的知识教化中解放出来,更重要的是培养孩子的个性,一种非功利的存在的感觉,对民族本身身份的认同,对历史命运的担忧,和对未来的责任感。应该让我们家长了解,孩子的阅读应该从经典开始,不一定要读非常多,让他们在读感性的作品的过程当中接触经典、接触音乐、接触艺术,从而产生敬畏感,这一点很重要。


《中国历史小丛书》起重要影响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马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我1956年出生于皖北农村,赶上三年困难时期,之后又是文革,我们小时候的阅读和今天的孩子根本没法比。但小时候对我影响很大的书也是有的,尽管在农村,但镇上有新华书店,当年的新华书店和合作社一样,从全国批发了一些好书。我看的都是红色读物,如《铁道游击队》《野火春风斗古城》这种连环画,对儿童来说,这种阅读一方面识字,另一方面也学到了一点知识。

    初中时能看的书比较多了,从《苦菜花》到浩然的系列,当年的红色长篇小说没我们不熟悉的。因为书少,一本书要反复看,印象中都能把《艳阳天》背下来。但对我后来有重要影响的可能还是吴晗主编的那套《中国历史小丛书》。这套书都是一流学者编写的小册子,一册也就三五万字。当年还没有丛书、套书的概念,镇上书店断断续续来了新的,遇到就买。此外,对我影响大的,是鲁迅的作品。当年文革时期的单行本,我们从中看到了很多中国的历史文化和价值观,另外,鲁迅文字的苛刻、严谨、冷峻,让我有一段时间很崇拜,特别是他晚期的散文,对我影响很大。

    现在的孩子的阅读,和我们当年相比,份量不够。现在的儿童阅读进入读图时代。说句实在话,孩子看得津津有味,我们大人却一点都看不懂。当然,它也有它的正当性。但是我想建议的是,作为学者是否也可能为孩子做点有益的事情。

    吴晗那一代人,当年对文化的建构还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人想编能够贴合儿童心理需求的中国历史文化类读物,但急功近利的时代环境已经不具备条件。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也有这么一种可能了。比如像设立基金,不必老做“高精尖”(好多都是垃圾),不如拿出一部分精力和款项,聘请大专家给儿童编一套中国历史文化丛书,那整个国民的素养肯定会不一样。


古文唐诗、民间文学、希腊神话启蒙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成中英:当代著名中国哲学家,《中国哲学季刊》的创始人与总主编,国际中国哲学会的创会会长。在美国夏威夷大学执教半世纪。

    我成长于抗战时期,小时候最深的记忆就是躲日本的飞机警报,看到日本人滥杀无辜。我2岁时住在重庆嘉陵江上游的乡下,5岁时母亲在家里教我小学课业。后来到岐山庙去读小学,不记得那时候有什么样的课本,只记得老师教我们要爱父母、爱朋友、爱社会、爱国家。

    进入中学,父亲教我一些古文和唐诗,读了《古文观止》的文章。我觉得很有意思。11岁时,我回到南京,小学没毕业就跳班考进南京的第六中学。五年级时喜欢看一些古代的历史小说,读了一些成语故事以及《三侠五义》一类的小说。我觉得小孩读书可能都是以故事导向的,喜欢读这类民间文学。另外,还有些成语故事,对一般的成语像《守株待兔》、《画蛇添足》等有了生动的认识。

    记得小时候也读过《三字经》和《幼学琼林》,印象很深刻,从中知道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比如,一个人要有志气,“宁为鸡首,不为牛后”。我认为这两本民间流行的书很有价值,语句押韵,很有形象感,能够扩大想象力。初中时开始看传统的武侠小说之外,还开始读《希腊神话》,引发了我对天文的兴趣。

    这些书,对我产生了两个导向。一些书让我对中国文学和历史有了一个整体的印象,导向我对文学的兴趣。另外一些书导向我对现代科学、现代物理学、天文学的兴趣。后来读高中时我看到南京出版的一本张澐的《天文学》,是最早的天文学图书。随后我看到了爱因斯坦最简单的相对论介绍,深入浅出,甚为生动。当时还把它翻译出来了一部分。

    少时阅读对我的影响就是让我走进哲学的世界,因为我想把对自然科学的认识、自然的认识和对人的认识、人文的认识结合起来。我父亲是个古典文学家,他非常重视人文教育。高中时我开始看到易学的图像,引发我对易学很深的兴趣。

    我想,现在的青少年应该通过阅读,对自然世界和宇宙有一种深刻的认识,产生科学的兴趣,再就是以中国丰富的历史文化为基础,探究人生的真理和中国文化的真理。


幻想小说激发科学兴趣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唐晓峰: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系(院)教授,研究的主要领域有城市历史地理、先秦历史地理、地理学思想史、北京地区历史地理等。

    我小的时候正处于上世纪50年代,那是个对科学很热衷的时代。回想起来,我读过的印象深的书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小说。他有一系列科学幻想作品,如《海底两万里》、《气球上的五星期》、《神秘岛》等,在故事里面穿插了很多自然科学的知识,很有意思。此外,还读过一些“趣味数学”、“趣味物理学”之类的书,也都是翻译过来的,读起来都很有兴趣。那个时候,我的阅读几乎全是自然科学方面的,书里面不仅有丰富的知识,还有一些科学原理、科学推理,很能给自己的脑子开窍。

    我至今还记得凡尔纳小说中的一些情节,例如:《海底两万里》里写的,一艘潜艇可以在海底长期航行。船长是一个神奇科学家,他可以利用海底的各种资源解决氧气的问题、食物的问题、能源的问题。书中仔细讲解每项技术的原理,说得很像那么回事,我读的时候,甚至认为,现在的造船厂就应该按照儒勒凡尔纳讲的原理,照样造一艘潜艇,放到海里去,准行。

    读了书,就想看真东西。北京当然没有潜水艇,但还是有几个博物馆,如天桥的自然博物馆、西四的地质博物馆、西直门外的天文馆等,都去了不止一次。记得第一次在地质博物馆看见真的钻石,足足盯了好几分钟,只有一点遗憾,钻石的个太小,不像想象的那么大。

    当时没有多少人文方面的书吸引我。好像有些翻译的外国书,但觉得隔膜,读不下去。在记忆中,最早读的人文故事书是《林海雪原》,那不是儿童读物。


经典普及依然是难题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黄乔生:北京鲁迅博物馆副馆长、《鲁迅研究月刊》主编、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最近经常遇到经典作品普及的问题,比如要读鲁迅,要读莎士比亚。现在的义务教育就是强迫性的,我要你读什么,我在课堂上就要给你教这个,然后给你推荐个书目。但孩子们读书,不能只靠强迫。一百年、几百年前的书,他们不一定能接受得了,强迫,会产生反感。对名家或经典,究竟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接触,这个问题值得重视。

    20年前我写过一本针对中学生介绍莎士比亚的小册子,很浅显,记得当时出版社组织了很多大学教师、青年学者介绍中外名家名著。现在要让学生读点莎士比亚,他们读不下去。怎么让他们走进这个世界呢?英国查尔斯·兰姆写过《莎士比亚的喜剧故事集》,浅易、生动,是英国青少年们的一本必读书。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把孩子们引导到喜爱《红楼梦》或者鲁迅的世界呢?

    我那本写莎士比亚的小册子叫《自然与人生的盛宴——莎士比亚戏剧》,虽然写得很浅显,但20年过去了,引导学生读莎士比亚的简易读物还是很少。年初,我找来这一类读物翻阅,发现有些书在介绍莎士比亚经典作品上没有下功夫,抄来抄去,有两种还抄了我那本小册子的内容。所以,我就把这本小册子交给海燕出版社再版了。由此我想到,如今虽然图书品种很多,有很多孩子也像当年我们那样处于阅读的盲目状态,加上名著缺少亲和力,就很容易被网络小说、街头杂志牵着走。不能只给他们开一个书目就了事,或者严肃正经地教导:一定要读鲁迅,一定要读莎士比亚,一定要读托尔斯泰。关键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吸引他们,让经典名著在他们中找到位置。我认为这是现在青少年阅读的一个难题。

连环画铺中的少年文艺生活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王笛:美国得克萨斯A&M大学历史系教授,著有《跨出封闭的世界》、《茶馆》、《街头文化》等。

    小时候读书是从连环画开始的。当时成都街头有很多连环画铺,画铺的墙上贴满编好号的各种连环画封面,你说出选中的号码,店主就租给你相应的连环画。租金是1分钱一本。先花6分钱买了一个卤兔头,剩下的4分钱租4本连环画,然后再和别人偷偷地交换读,1毛钱就可以美美地度过一晚上,在文化大革命之前,这几乎是我和小伙伴们唯一的文艺生活。

    记得这些连环画大概有三种类型:四大名著,不记得是否读过《红楼梦》了,但《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是百读不厌的;历史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岳飞的故事;革命故事,如《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等。另外,父亲给我讲解唐诗宋词,记得有《琵琶行》、《长恨歌》等,但我印象最深的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当时便非常憧憬那种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生活。

    不过我倒是记得读的第一本字书,是父亲从单位借的《我要读书》,为高玉宝的不幸遭遇而悲伤,觉得生在社会主义真是幸福啊,一定要好好读书学习。文革开始以后读的书就多起来了,当时父亲单位的图书全部打捆堆放在大院的一间空房子里,我和小伙伴经常翻进去找喜欢的书,我那时已经比较喜欢绘画了,大量阅读各种画册,还开始接触一些苏联的小说和世界名著。

    连环画使我得到了早期的历史和传统教育,对岳飞的精忠报国的精神非常佩服。我们这一代是在革命文化的教育中长大的,文革后期才开始学会独立思考。

    至于说给儿童推荐什么读物,对儿童图书关注不多。不过我去年读了美国畅销书《小猫杜威》,想这对少年儿童应该很适合。我主张多读这种讲爱、讲人与动物、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书,对于儿童的健康成长是有好处的。


传统文化与公民教育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6月04日   10 版)

学者的童年阅读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何卓恩:华中师大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教授,编著《殷海光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胡适文集》、《韦政通文集》等。

    关于自己小时候的读书生活,想起来还真是苍白得很。

    我是60年代初生人,儿童和少年时期都处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环境中。能读的书,几乎只有领袖“红宝书”。小学和初中都是在“生产大队”学校上的。

    我比较幸运的是,家父算是“旧社会”过来的读书人,破“四旧”那阵子,暗地留了一本《幼学故事琼林》,这是古书中比较知识性的儿童读物。我初中时看了,“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对仗工整,语式雅气,很喜欢。这算是少年时代读到的惟一算得上“书”的书。

    今天的小朋友们很幸运,不担心没书读,只着急书太多。当然这也是他们的苦恼。一大堆的课本和教辅资料,还有一架子中外名著,都跟成绩有关,而且很多与人生成长、人格养成脱节。

    一些专家建议大减学生课业,恢复儿童读经,我觉得是一个思路。五四那一代人反读经,因为当时的背景是要为新知识新文化开路,胡适写过一篇文章叫《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只是说那个时候还“不配”,并不代表永远反对。读点经书对于懂得做人的原则总是有帮助的,就能够努力向上、向善,不至于只认得钱,只会斗狠,一辈子过得那么猥琐,可怜。

    只读经也不够,还要读些现代公民素质的书,讲权利、责任、安全和自我管理的书,随着年龄的增长,可从图画书到文学作品再到比较浅近的社会科学著作。这方面要借鉴日本,他们对儿童、少年现代公民生活的训练做得很成功。

    要把知识教育与人格教育结合起来,把传统文化熏陶与现代公民养育结合起来,能使孩子们人格健全,思维独立,求知欲强烈,关怀社会,行为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