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康慨:加西亚·马尔克斯追悼会在墨西哥城举行  

2014-04-24 16:49:45|  分类: 国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西亚·马尔克斯追悼会在墨西哥城举行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4月23日 04 版)
康慨:加西亚·马尔克斯追悼会在墨西哥城举行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梅塞德斯·巴尔查与两个儿子罗德里戈(右)和贡萨洛·加西亚,面前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骨灰瓮。4月21日,墨西哥,墨西哥城,艺术宫。

读书报记者康慨报道 4月21日,墨西哥墨各界人士在墨西哥城的艺术宫举办隆重的追悼会,向他们最心爱的干儿子、伟大的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致敬。加西亚·马尔克斯于4月17日在墨西哥城家中去世,享年87岁。

1

位于首都老城的艺术宫乃全墨最重要的文化中心。大门两侧高挂着加博的巨幅肖像,宫内铺起了红地毯。加西亚家的家属和墨国高官出席了追悼会。读书报记者从现场视频中看到,遗孀梅塞德斯·巴尔查·帕尔多,两个儿子罗德里戈和贡萨洛·加西亚·巴尔查,墨西哥国家美术学院院长玛丽亚·克里斯蒂娜·加西亚·塞佩达,国家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席拉斐尔·托瓦尔·特雷莎携加博的骨灰瓮缓步走入,拉斐尔·托瓦尔持瓮,将它放到大堂中央一米高的瓮台上。群众发出如潮的掌声。随后入场的是加西亚家和巴尔查家在哥伦比亚的侄甥辈和孙辈们。加博的弟弟海梅·加西亚,加博的秘书、助手和身边工作人员亦先后入场。大约三百位友朋和特别来宾在场内致敬。黄玫瑰花丛深处,四人弦乐队演奏着贝拉·巴托克和乔万尼·博泰西尼。忽然,三个戴草帽的黑脸膛民间艺人出现了。他们走到瓮台前,打断了古典西洋音乐,连拉带弹,敲敲打打,奏响了贝连纳托。

贝连纳托是哥伦比亚加勒比地区的“谷生”小曲,实乃加博的最爱。他曾说过,《百年孤独》就是一首四百页的贝连纳托。数千人民群众在宫外排队,队列拉伸逾一公里,等待入场,向加博的骨灰瓮致意。许多人手持黄花,或黄色的纸蝴蝶,或硬皮精装本的纪念版《百年孤独》,或杰拉尔德·马丁所写的官方版加博传记。在《百年孤独》中,黄蝴蝶总是追随着香蕉公司的机修工学徒毛里西奥·巴维洛尼亚(下译马乌里肖·巴比洛尼亚),但是——

那天晚上,马乌里肖·巴比洛尼亚掀起瓦片正要钻进梅梅洗澡间时,站岗的士兵一枪把他撂倒了。这时候,梅梅正精赤条条的、在蝎子和夜蝴蝶中间被爱情激得浑身颤抖,她在等候马乌里肖·巴比洛尼亚,这几个月来她几乎天天晚上都是这样。一颗嵌进马乌里肖·巴比洛尼亚脊梁骨的子弹,使他后半辈子一直蜷缩在床上。他老死在孤独之中,既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丝毫抗争,更没有丝毫透露真情的念头,大家只知道他是偷鸡贼而嫌弃他,而他只是痛苦地回忆着过去,黄蝴蝶更是把他折腾得没有片刻的宁静。(黄锦炎、沈国正、陈泉译文)

2

加博的遗体已于上周在只有家属参加的不公开仪式后火化。在天主教在社会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拉美国家,如此重要的人物选择火化,并举行世俗葬礼,仍然是一个不寻常的举动。加博传记的英国作者杰拉尔德·马丁认为,在宗教观念上,加博的母亲与儿子完全不同,她有强烈而坚定的天主教信仰。“他开玩笑说他不信上帝,但是非常怕他。”马丁告诉哥伦比亚的卡拉科尔电台。哥伦比亚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带着一帮内阁要员也赶到了墨西哥城,并和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一起出席了追悼会。桑托斯总统还得马不停蹄地飞回去,因为第二天在首都波哥大的一座大教堂内,哥伦比亚政府还要再办一个自己的加博追悼会。再然后,今天(4月23日),哥伦比亚还将开展全民朗读《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的活动,地点遍及全哥一千余座图书馆、公园和大学。在这场马拉松式朗读的最后,全国人民终将抵达结尾那个欢快有力的字:“Mierda”。边彦耀译文如下:“告诉我,我们吃什么?”上校经历了七十五年——一生中一分钟一分钟地度过的七十五年——才到达了这个时刻。他感到自己是个纯洁、直率而又不可战胜的人,回答说:“屎!”

3

此前,在加博的哥伦比亚老家——只有五万人口的穷镇子阿拉卡塔卡,约有三千老乡,同样拿着黄花和纸做的黄蝴蝶,从加博故居出发,行进到镇上的教堂,为他举办了一个象征性的葬礼。

2005年,该镇曾谋求通过公投改名马孔多(下译马贡多),以此招徕加博的读者到此一游。未果。

《百年孤独》著名开头的第二句是这样写的:

那时的马贡多是一个有二十户人家的村落,用泥巴和芦苇盖的房屋就排列在一条河边。清澈的河水急急地流过,河心那些光滑、洁白的巨石,宛若史前动物留下的巨大的蛋。这块天地如此之新,许多东西尚未命名,提起它们时还须用手指指点点。(黄、沈、陈译文)

波哥大的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阿图罗·华莱士说,哥伦比亚人民这几天有点窝心,因为桑托斯总统所说的“有史以来最伟大哥伦比亚人”的追悼会竟然先在外国举行了。

原因何在,不仅同胞能够理解,我们也明白。

加西亚·马尔克斯当年逃离的哥伦比亚是一个比当年的墨西哥更独裁、更反动的国家。冷战结束以后,大部分拉美国家顺利实现了民主转型。通过选票而不是镇压,酷刑,黑狱,或暴动,绑架,游击,左右政党都有了上台执政的机会。

哥伦比亚政府正在谋求分得加博的一部分骨灰,阿拉卡塔卡也强烈要求得到自己的那一份。但加西亚家尚未就落葬地点作出表态。墨西哥国家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席拉斐尔·托瓦尔透露,梅塞德斯·巴尔查说,骨灰分配问题是个“非常困难的决定,要在适当的时间才能定夺”。

但是,老家的人民依然怀着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心愿。

“阿拉卡塔卡给了加比托那么多……”镇长豪尔赫·波洛·卡马戈对美联社说,“咱们就是想要他一些骨灰放在这儿嘛。”

“加博”是西班牙语美洲对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爱称,“加比托”显得爱上加爱。在中国,他的爱称是让人羞愤的“老马”。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