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任雪蕊 :和谐社会  

2014-03-28 15:31:56|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谐社会

任雪蕊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3月26日   13 版)

    我在社会主义国家长大成人,现在也算得上年过半百了。我们这代人从小接受社会主义的教育,满脑子灌着社会主义的口号,稍微大一点,社会主义的这个道理和那个理论,就像我认识的“社会主义”这几个字一样耳熟能详。对我来说,“社会主义”那些道理几乎就是我们家的门牌号,天天见。后来改革开放了,国家市场化了,人们又认识了资本主义。几天前,我路过天山路邮局大门,看见一群邮递员推着自行车从邮局鱼贯而出,一个个飞身骑上自行车。远远的,我看不清他们的年纪,只见他们穿一样的浅绿色的工作服,自行车上一样大包小包挂满要投递的报纸。阳光下,整条马路灰头土脸,就他们一串绿点闪闪亮,“嘀铃铃”,自行车在马路的车流中穿行。“这些的邮递员快活吗?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满意吗?”我忽然想起当年在波士顿小住时经常来我们家送邮件的那个年轻邮递员,一直都记得他的样子。大雪天,路上的汽车都被雪埋了,街上空无一人,一大早,年轻的邮递员就敲开了我家门。他穿着藏青的工作服,居然还是短裤,笑眯眯,快活而耐心地跟我这个英文文盲解释怎么给邮件签字。完了,挥挥手,说声“再见”踩着厚厚的积雪走向他的邮车。他的邮车上开足了暖气。我们小区的投递员殷阿姨跟住户都是老熟人了,她在这里干了很多年了。经常看着她骑着自行车一会儿上,一会儿下,麻利地往各家的信箱拍打着塞进报纸。可是,她总是心事重重、行色匆匆,跟她打招呼,也是爱理不理。我常常乱猜,殷阿姨的家庭会不会负担很重?是不是有常年卧床的病人?投递员收入低,社会地位低,即使家里没有那些倒霉事,估计殷阿姨也高兴不起来。我貌似殷勤地给她打招呼,也许在殷阿姨看来,只不过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礼貌。为什么在我们国家,普通劳动者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怨气,像邮递员、公交车驾驶员的工作年轻人都不喜欢?就业再难,这些职位对年轻人也毫无吸引力。老板、董事长、股票经纪人才是年轻人向往的工作。为什么为大家服务的劳动的报酬一定是廉价的?凭什么老板、董事长的工作一定就值“黄金万两”?这个和那个价格是谁定的?他们差异和距离为什么不能缩小?为什么我们接受而且认定这个价格和距离是合理的?资本主义认为,人的价值就是由他创造的物质财富决定的,老板的价格就应该高。社会主义认为,物质财富不是最重要的,人人平等,大家快乐,才是一个好的社会生活状态。老板、董事长创造物质财富,邮递员走街串巷,给老百姓带来朋友温情的问候,带来亲人的消息,难道这精神的价值就一定比物质财富的价值低?而且低这么多?如果老板的报酬不那么多,普通劳动者的报酬不那么少,这社会里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不就都能快乐了,整个社会不就和谐了?和谐不是口号,是人的感受。老板清早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笑眯眯的邮递员,这难道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对一个人,对一个社会来说,开门看到的都是笑眯眯的同类——邮递员、送奶工、清洁工,这难道不是无价的?说起来,美国、日本、欧洲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可是,他们普通劳动者的生活都能衣食无忧的。为什么中国的劳动者就不能?为什么我们不能协调老板和普通劳动者的收入?近50年接受着社会主义教育,而当我在夕阳下看到一群邮递员骑车远去的那一刻,我发现我其实根本没搞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