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王怡娃 :槐,无香  

2014-03-21 15:32:01|  分类: 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槐,无香
王怡娃 《 中华读书报 》( 2014年03月19日   03 版)

    每年到了五月之初,京城的槐花,总是能开成一片海,清风过去,或者细雨初晴,槐花三角形的花瓣总会薄薄地铺在马路上一层,再渐渐在人们的脚下化为黑色,最后只留下一种走过黏黏的感受,隐没去。

    据说槐树是北京城的代表,我长在北京,有关槐树的文章自然也看了不少,其中多是赞誉性的,并且大多不会少去赞美槐花之香的。就连人们饮食蜜糖时,也大多觉得,槐花蜜,最好。

    然而在我的经验里,槐花并不是香的。从小,我的生活中总是少不了几棵槐树在左右。槐树的叶子是细碎的,阳光透过它,往往早已被分割成了细碎的斑驳,在它下面,总不会有太多光泽,我总觉得,槐树附近,实在有些阴森之感。

    第一次知道槐树是香的,大概还是高一那年到匈牙利。那时所住学校宿舍的后院有几株高大的槐树,黄昏,或者清晨时,总会带来几缕清淡却真切的异香。我曾和同伴寻找香味去看那几棵槐树,并无什么特别,似乎花更密些,样貌极为平时。只是有了香味,倒显得怪异起来,多出了一份风雅,却少去了几点熟悉亲切之感。身处异乡,我毫不觉得它就是故土上那种熟悉的树木。

    北京的大街小巷上,槐树是很常见的,但似乎都不怎么香。在京城里香味是不难找的,玉兰的香是清的,丁香的香是醉的,再不济,还有上下班时候,地铁上弥漫的汗味混合的香水的香气。可偏偏就是这样,如今,只有这槐,引起了我的注意。槐树还是那个样子,高大,笔直,枝叶茂密。浓绿的叶下藏着淡黄的成串的小花,随风簌簌,却丝毫闻不到那份众人口中所述的应有的香气。我曾回到儿时的院子,槐树依然遒劲,更高了,只是老猫,早已没了踪影。并且或者是因为农业化学的发展吧,一只绿虫子也不见。仰望一树细碎的绿叶,或者低头看浓郁的光影:这就是我对槐的全部印象,并不是香的。北京是很重视保护槐树的。牛街街口路中央有一棵古槐,琉璃厂胡同口有一棵古槐,凡是槐,尤其老的,一定想方设法保护有加。北京人似乎也对槐独有一份爱戴,不论何地的槐树,总有“京派文人”,加上情怀,大肆赞许。可是,在我眼里,我只爱槐的无香味。或者并不能说是爱,只是在我看来,只有这份无香味,才是生活的代名:不论别人如何赞许它的香气它的风骨,它倒还是那样,除了越长越高,毫不焦躁,毫不有其它回应。也正是这份无香味,在不同的时节,可以品味出不同的生命。槐,理应是无香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