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王 彬:红楼风月谈之贾雨村的官职  

2014-01-22 15:44:4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风月谈之贾雨村的官职

王 彬 《 光明日报 》( 2014年01月22日   12 版)
王 彬:红楼风月谈之贾雨村的官职 - 潇攸子 -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戴敦邦绘红楼人物中的贾雨村

    贾雨村是《红楼梦》里的关键人物。他既是小说的开场人物,也是小说的谢幕人物,与《红楼梦》相始相终。这里只将笔墨用于此人的官职。

    第一○四回,贾雨村正在家中休息,忽有家人传报说:“内廷传旨,交看事件。”“雨村疾忙上轿进内”,听见人说贾政在江西粮道被参回来,“在朝内谢恩”。见到贾政,雨村问他:“谢罪的本子上去了没有?”贾政说已经上去了,“等膳后下来看旨意”。正说着上边传叫贾政。与贾政关系好的,包括雨村,都在外面等着。等了好一会,贾政满头大汗走出来。众人迎上去问贾政有什么旨意?贾政回答说承蒙各位大人关心,所幸没有什么大事。众人问到底有什么事?贾政于是详细告诉大家,“旨意问的”一件是“云南私带神枪一案”,“本上奏明是原任太师贾化的家人”,贾政解释“先祖的名字是代化”。听了贾政的解释,皇帝又问贾政“前放兵部,后降府尹的,不是也叫贾化么?”听了这话,雨村吓了一跳。因为雨村的本名便是贾化,雨村只是其号而已。贾政转述的旨意,正是贾雨村不久前在官场上的挫折,这样的事情被皇帝问起,自然不是好事而叫人害怕。

    这就牵涉到雨村的两个官职。一是“前放兵部”,二是“后降府尹”。“前放兵部”发生在第五十三回,在年底的时候,贾府传来两个好消息,一个是王子腾,探春的舅舅“升了九省都检点”,再一个是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大司马是封建时代高级的军事长官。《周礼·夏官》云:“大司马之职,掌建邦国之九法,以佐王平邦国”,协助周天子平服诸侯国。明清两朝,大司马成为兵部尚书的别称。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就是说做了兵部尚书。在级别上,明洪武十三年以前,兵部尚书是正三品。之后因为裁撤了中书省而升为正二品,僚属有侍郎、郎中、员外郎与主事等。清沿明制,但是官阶提高了,升为从一品。雨村的兵部尚书当然也是如此,而且“协理军机,参赞朝政”,可见权势之重。能够做到这样品秩的官当然十分难得,然而很不幸,雨村又被贬为府尹,所谓“后降府尹”。府尹有两类,一类是地方长官,是从四品的官员。一类是国家的首都,明清称顺天府,那里的府尹是秩三品。雍正以后,顺天府的最高长官从六部尚书里简选,是一个兼任官。按照这个原则,雨村的府尹自然不会是顺天府而只能是地方的府尹。然而,这是历史而不是小说,论及小说,则不能拘泥于此。

    其实,在一○三回,关于雨村的官职已有这样一句话,“且说贾雨村升了京兆府尹,监管税务”。京兆是我国历史上对首都的另一种称呼,雨村“升了京兆府尹”,便涉及顺天府的一个派出机构——崇文门分司,这是一个管理崇文门关税之库藏事物的机构。崇文门分司设有副使一人,正、副监督各一人,正、副监督由“各部院满员尚书、侍及各旗正、副都统充之”,而崇文门副使的升迁要由崇文门监督出具考语,经送吏部办理而与顺天府尹无关。在历史的实境里,贾雨村做了顺天府尹,理论上虽然管理崇文门分司,其实是管不了的。而在《红楼梦》一○三回中,特意说明贾雨村“监管税务”,其用意何在?在雨村不能管的职权上特意增加一个职权,将历史文本转化为小说文本,这是为什么?在贾府被抄家以后,通过荣府家人对雨村的态度,我们便明白了,原来这里是故意埋下伏笔的。

    这个家人就是包勇。一天包勇在街上闲逛,听见两个人说话。一个说,贾府怎么会败?与贾府来往的都是王公大人,“便是现在的府尹,前任的兵部,是他们的一家。”这些人难道“还庇护不来么?”听了这话,另外一个人说:“你白住在这里!”“前儿御史虽参了,主子还叫府尹查明实迹再办”,结果这个贾大人“本来沾过两府的好处,怕人说他回护一家”,非但不回护,反而“狠狠的踢了一脚,所以两府里才到底抄了。”听到这些话,包勇心下暗想:“天下竟有这样负恩的人”,恰好这时听到喝道之声,原来是贾雨村过来了。包勇便趁着酒兴大声说:“没良心的男女!怎么忘了我们贾家的恩了。”“雨村在轿内,听得一个‘贾’字,便留神观看,见是一个醉汉,便不理会过去了。”

    贾雨村如何将宁荣二府踢了一脚,书中没有详细讲述,但是推想到顺天府尹管理崇文门分司,雨村肯定还会再踢上一脚的。因为,按照清人制度,每逢抄没大臣或贵戚的家产时,最高的统治者往往挑选一部分自用,或者赏赐给受宠的大臣,剩余的物品与奴婢则交与崇文门监督处理变卖。雨村既是顺天府尹,又“监管税务”,贾府被抄没的剩余物品,必然要经过他,经过他的手去变卖。在这个环节上,雨村一定要狠狠地再踢上一脚,以示撇清与贾府的关系,非如此,又何以符合雨村的性格?

    而这么一个人物,却是相貌堂堂,用书中的描述是:“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权腮是高颧骨,命相学以为贵。对雨村这样的外表,脂评是:“莽、操遗容”,莽,是王莽;曹,是曹操。又说:“最可笑世上之小说中,凡写奸人,则鼠耳,鹰腮等语。”不以人物外观刻画人物性格,相较于可笑的浅薄小说,当然要高出几分。但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在于人物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从传统的道德而言,做人重要的是知恩图报,而雨村却恰恰相反,是恩将仇报,这就为世人所鄙,雨村之所以被读者视之为坏蛋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此。而恰恰是这么一个坏蛋,却恰恰是《红楼梦》的开场与结束人物。他的命运与贾府始终不离不弃,这里面有什么道理呢?贾雨村虽坏,才学还是不错,比如他落魄时在甄士隐家里对月寓怀,所吟咏的那首诗:“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难道让我们仰看这样的坏蛋吗?而小说的确是这样描写的,从而具备了无奈的基于现实的真实性。红楼一书的真实与价值或者就在于此,这当然是无奈而又无奈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