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祝晓风:今人谁识八文股?  

2013-11-17 14:15:09|  分类: 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人谁识八文股?

祝晓风 《 中华读书报 》( 2013年11月06日   03 版)

  老一辈学者,启功、张中行、金克木、邓云乡、郭预衡等是懂八股文的,在大约二十年前,启功和张、金二老曾专门写过《说八股》一书。可惜这几位现在都已成了古人。到刘绍棠这一辈,了解八股文的就很少了。刘先生是上世纪30年代生人,成名很早的大作家,在他的印象里,八股文是和缠足、辫子、鸦片烟枪归于一类的,想起来就令人恶心,“但是,若问我八股文究竟何物,却不甚了然。”专业的大作家尚且这样,一般人对八股文就更陌生了,八股文“似乎已经成了茫茫远古时代的生物化石”。即便像启功、张中行、金克木等,虽然熟悉八股文,启先生甚至能做八股文,但和生活在明清时代的文人试子们比,八股文毕竟不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再往后,八股文在人们的印象里,就完全抽象化了,仅仅是个概念,而且是个不好的东西的概念。但是,从清政府宣布废止八股考试,到今天也不过一百一十一年,绝对时间好像并不长,但时代的变迁,社会生活的发展,在这一百多年间都是巨大的。但另一方面,唐诗、宋词在感觉上却好像要比八股文离我们近得多,这从反面说明,八股文是多么地没有生命力。
  但是事情也并不就这样简单。如果说八股文是明清五百年间,亿万读书人,多少代文人学子的精神家园,可能有很多人会持异议;但是,如果说八股文是那个漫长年代里,亿万读书人的精神家园里的一棵大树,恐怕没人反对,因为不仅有许多人因为攀上了这棵树而找到了生活的依靠,还有更多的数以万计的读书人吊死在这一棵树上。而如果把一种文体比做一种植物,八股文就是在那个社会土壤里生长的一种奇葩。如今,那个土壤基本没有了,这种文体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在文章、文体的层面,这种奇葩虽然已然退出了我们的生活,但在更深的层面,它却并没有从我们的精神文化中完全消失。限于篇幅,这个话题在这里不能展开。但从一点,可以说明。谁都知道,七十年前,伟大领袖就批评“党八股”。而多年前,刘绍棠先生则从另一角度提到八股文,认为“历史上留下那么多八股文,虽是废物而不利用,也是很大的浪费”。可以用八股文作为写作上的“平衡木”训练,“对于那些写文章浪费笔墨的人,大可以‘八股’他一下”(见王凯符著《八股文概说》序)。
  近年,关于八股文的研究又有新成果,书也出了一些,包括一些普及性的。但有的观点不免有些过于新奇,比如说,“八股文完全可以毫无愧色地同先秦散文、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和元曲并称一代文学”。王凯符先生对此不认同,在这一点上,我也站在王先生一边。不要说五四之后的学者如金克木等对八股文有极尖锐的批判,就是当年用功课业的明清时人,对八股文也有尖锐批评的,如龚自珍就把他平生所写的八股文章,一举烧毁。康有为当年则专门上折,请废八股、试帖、楷法试士,言辞非常激烈,他说:“夫八股之无用,臣即业八股以窃科第者也,从其业之既久,知其害之尤深。”
  虽然王先生对八股文持基本的批判态度,但是,我相信王凯符先生对八股文还是“有感情的”。不过,这感情不是单纯的喜爱,盲目的肯定,而是因为长期研究八股文而产生的一种熟悉与亲切,一种深入地、深刻地理解。他研究八股文,但又对八股文保持着清醒的批判意识;他虽然对八股文有清醒的批判意识,但这又不妨碍他对八股文做客观的研究,站在现代的立场,得出实事求是的评价。
  明清时期的科举考试,八股文不是唯一的考试内容,除了八股之外通常还要考帖诗、策论等,但八股考试是最重要的考试内容。明、清两代,八股取士制度推行了五百多年,“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亿万读书人,特别是青少年,整年整月地读八股、写八股,不仅消磨了人们的时光,同时也束缚了人们的思想,在中国文化发展史上,起了极大的消极作用”。“八股文除了科举应试外,别无任何用处,所以明清人学习八股,只是把它当作敲门砖,大门一旦敲开,考试得了功名或高位,敲门砖就完成了使命,从此再也不去理它。”所以,王凯符还说,读书人不读书,也不关心现实,这是八股取士造成的必然结果。
  王先生对八股文还有许多很妙的评论,如,“讲废话而不像废话,这要有一点本领,明清八股高手之为高手,就常常表现在把废话说得冠冕堂皇,把千百年来人们已经讲烂了的四书‘义理’用漂亮的语言形式加以包装,这是明清许多八股名家的大本领。”——如果非得要讲八股文的好处,这就是它很少的好处之一。
  王凯符先生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前辈,他长期从事文章写作、古代文章学及明清散文研究,八股文只是他的研究领域之一。他有多种著作行世,除《八股文概说》外,《清代散文史》、《桐城派文选》、《中国古代写作学》(主编)、《写作学指要》等等,都在学界和读者中广受好评。他还曾先后担任北京市写作学会副会长、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中国古代写作理论研究会会长,在这方面的学术研究成就不凡,为相关的学科建设也贡献良多。今人谁识八股文?凯符概说周(周全)实(实在、扎实)深(深入、深刻)。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