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部分参评作品内容梗概《江河湖》  

2011-08-06 21:10:15|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部分参评作品内容梗概

《江河湖》

(参评作品内容梗概为推荐单位撰写,仅供参考。排序不分先后)

 

《江河湖》

 

刘继明

 

解放前,四川盐商之子沈福天和上海实业家甄超然之子甄垠年同为江河大学高才生,两人性格迥异,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毕业前,沈福天被选派赴美公费留学,在水利电力工程方面继续深造,而甄垠年却陷入到与同济大学的文艺部长倪爽的情感纠葛之中。

倪爽出身革命家庭,真实身份是中共地下党员和上海秘密学联组织的成员,对于英俊浪漫的甄垠年猛烈的爱情攻势,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组织上指示她与甄垠年多接触,希望能通过他团结知名实业家和教育家甄超然。情窦初开的倪爽一方面渐渐被甄垠年的深情所打动,另一方面却发现甄垠年是一个对革命和政治比较淡漠、游离于时代风云之外的个人主义者,认识到两人在思想上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毅然决定与他分手,于是不辞而别,奔赴抗战前线。

失恋的甄垠年在父亲安排下,与沈福天一同前往美国留学。学成回国,甄垠年到武汉大学任教,而沈福天则进入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水电总处工作,并与甄垠年同父异母的妹妹甄可欣相识相恋结为夫妻。

1946年,国共之间摩擦不断,三十多位民主人士组织了一个代表团,前往延安与中共说和,甄超然也在其中。甄垠年陪同父亲到延安,却戏剧性和倪爽重逢。此时的倪爽已是一位八路军副旅长的遗孀,这次重逢,使两人心中又泛起涟漪。

和谈并未成功,内战不可避免地爆发。国民党溃逃之前,接连炸毁了重庆附近的几座水电站,沈福天抢救下国民党欲销毁的珍贵水利工程资料,选择留在大陆参加新中国建设。甄超然和甄垠年也在倪爽的动员和护送下,前往北京参加开国大典。

新中国成立后,沈福天进入水利部工作,而甄垠年进入清华大学任教。倪爽此时已成为水利部的干部,单身多年的她,重新开始接受甄垠年的追求。沈福天与甄可欣已育有一儿一女,对于甄垠年和倪爽若即若离的交往,甄可欣非常着急,主动与倪爽接触,希望促进她和甄垠年的关系。眼看甄垠年和倪爽多年的恋情将要开花结果,可随着三门峡水利工程和三峡工程的展开,又横生变故。

1955年年底,水利部在香山召开三门峡水利枢纽专家论证会。在会上,耿直的甄垠年措辞激烈地提出反对意见,而同样对“三门峡工程”持质疑态度的沈福天却因政治敏感,对此保持沉默,使甄垠年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甄垠年因此对沈福天产生不满。随着三门峡工程上马,三峡工程也紧跟着提上议程。甄垠年和沈福天同为三峡考察团的成员,可在讨论会上,甄垠年再次成为“反对派”,与“主上派”代表沈福天展开激烈的争执。

党内的整风运动开始了,甄垠年接受报社朋友云少游的邀请,参加党外人士座谈会。报纸刊登了这次座谈会的发言纪要,甄垠年因此成了大字报辩论的焦点,一向激进的云少游更是自会后不知所踪。甄垠年成为清华大学划定的首批右派之一,开始没完没了的批斗。而同样醉心于工程技术、对政治并不热衷的沈福天也开始没完没了地写思想检查。

清华大学反右办的工作人员向沈福天调查甄垠年的情况,为求自保,沈福天如实反映了甄垠年的一些激进言论,致使甄垠年被下放劳教。而沈福天这一落井下石的行为,也造成了他和甄可欣之间多年夫妻关系的裂痕。

甄垠年被下放到位于西陵峡和巫峡交汇处,一个只有三百多人口的小镇榔树坪水文站。在这民风淳朴的闭塞小镇,政治运动并不激烈,山民们对北京来的大知识分子格外恭敬,甄垠年在此收获了一段新的感情——纯真美丽的16岁乡村女教师朱合欢爱上了他。

几年过去,踏实“改造”的甄垠年迎来曙光——中央下发了一个文件,要为一批改造好的右派摘帽,水文站将甄垠年的情况反映上去,并叮嘱他在此期间千万别出差错。一位不速之客给甄垠年带了厄运——被划为“反革命”在异地改造的云少游逃来投奔他,云少游被押走,甄垠年也因为“窝藏反革命”的罪行,失去了“摘帽”机会。

再说沈福天,自甄垠年被下放后,他在工作上积极努力,在政治上追求进步,一直循规蹈矩,小心翼翼,惟恐行差踏错,步上甄垠年后尘。家庭出身是他的一块心病——出身盐商家庭,大哥沈福川又曾给国民党当过兵。自运动开始,在家乡,沈福天的母亲和大哥一直是被批斗对象。这些年过去,沈福天忙于工作,也因种种顾虑,与家庭很少联系,只在母亲亡故后回过一次家乡,目睹哥哥的困境,欲搭救又不能。

沈福天和甄可欣的儿子沈秋池已上高中,女儿沈如月也是初中生了。文化大革命开始,许多学校都停课闹革命,沈秋池成为红卫兵,活跃其中,并带动沈如月也加入红卫兵。红卫兵们拥向水利部揪斗“走资派”,沈如月惊恐地发现,她记忆中优雅大方、气质高雅的倪爽阿姨,被剃掉了半边头发,狼狈不堪地在台上被批斗、殴打。沈如月受到刺激,怀疑起这场“革命”,把自己关在家里看起小说来,不再参加任何活动。热衷这场“革命”的积极分子沈秋池却因为家庭出身,被划为“黑五类”,从革命队伍里清除出来。

沈福天常年呆在水利工地上,而甄可欣也因忙于照顾病重的父亲,无暇顾忌儿子精神上承受的打击,很快,噩耗传来——沈秋池在圆明园上吊自杀,以此对自己的出身进行反抗。饱受病痛折磨的甄超然也跟着离世。而因受“大右派”甄垠年牵连被批斗的倪爽也不堪受辱,跳楼自杀。

接二连三的噩耗传来,沈福天对政治运动更加恐惧,只想离开局势复杂的北京,回到工地上。因为他一向夹着尾巴做人,埋着脑袋工作,从来没有知识分子那种清高习气,意外被吸纳进水利电力工程设计研究院“三结合”班子。不久,沈福天再次和妻女分离,来到位于江汉平原的“五七干校”接受劳动锻炼和改造。在这里,沈福天再次受到“重用”,当上了连指导员,并在这里遇到长江水利委员会的牵头人、三峡工程的“主上派”代表裘大水。虽然身处逆境,裘大水却没有忘记建三峡工程的梦想,再次向沈福天发出邀约……

沈如月高中毕业后,成为一名待业青年。母亲不让她下乡插队,也无力解决她的工作问题。百无聊赖中,沈如月读了许多小说,看了许多电影,并结识了一些和她处境相同的青年男女,和一个军队大院的子弟萌生了一段短暂而朦胧的恋情。随着沈福天回京,沈如月终于在水利电力工程设计研究院谋得了一份档案室资料员的工作。

甄垠年自倪爽自杀后,心灰意冷地与热恋他的朱合欢结了婚,并生育了一个儿子,取名“小爽”。沈如月上班后不久,甄垠年突然被召回北京,原来是他在美国留学时结识的朋友苏珊来中国访问找他,苏珊是美国著名水坝权威专家的女儿,出于国际影响的考虑,外事部门才召他回京。苏珊当年曾暗恋甄垠年,这次来中国找他,向他发出邀约,希望他去美国工作。甄垠年拒绝了苏珊,并告诉她,自己已结婚生子。苏珊走后,在榔树坪水文站呆了十四年之久的甄垠年重新回到清华大学工作。

恢复高考后,沈如月考入人大中文系,结识了许多诗人,并巧遇哥哥的高中同学邱少白,对哥哥的怀恋,使她和邱少白成为恋人。邱少白的父母都是外交官,从苏联回国后,两人离婚,邱少白随有些神经质的父亲生活。邱父告诫如月,同少白这样一位诗人生活,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甄垠年回清华后一直在阅览室当资料员,随着他被“摘帽”,恢复了教授资格,又成为新一届的民盟中央委员候选人。回到北京的第五年,就在他准备回榔树坪水文站过春节时,突然收到岳父拍来的电报,得知朱合欢意外身亡。甄垠年的儿子小爽已经7岁,他没有带走儿子,而是将他留在了孤苦无依的岳父朱老鱤身边。

新学期开始,甄垠年重返清华大学讲台。上完课,一群不速之客找到他,自称是水利部“三清办”的,要求他反映妹夫沈福天的“极左”问题。甄垠年对这一次又一次的运动感到头疼和厌恶,他什么也没有说。沈福天进了学习班,他也对这些运动感到深深的疑惑……

沈如月大学毕业进了杂志社工作,社长竟是云少游的前妻东方萱。随着甄垠年在水利界的地位越来越高,势利的东方萱主动向甄垠年示好,并要求沈如月写一部有关甄垠年的报告文学。这部作品使沈福天遭受了非议,父女关系变得紧张。90年代初期,如月和少白一起到了美国,并很快离婚,如月回到中国,再次探索父亲和舅舅这一辈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怨纠葛……

三峡大坝终于开工,为此经历了一生风雨起落的沈福天和甄垠年百感交集……

《江河湖》是著名作家刘继明潜心5年创作而成的长篇小说,近50万字,视野广阔、气势宏大,以抗战、反右和文革等重大历史事件为经线,以三门峡和三峡工程为纬线,全景式书写20世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刻画了甄超然、甄垠年、沈福天和沈如月等几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变迁和心灵蜕变,揭示人与时代的复杂纠葛,堪称一部“当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