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幼教师资面临“现实大考”  

2011-05-23 16:29:55|  分类: 教育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幼教师资面临“现实大考”
本报记者 李洁言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5月23日   03 版)

    师资紧缺成学前教育最大“短板” 

    潍坊幼教特教师范学校,最近再一次上演了用人单位疯抢毕业生的场面。为了能抢到几名毕业生,山东省昌乐县府机关幼儿园早早就赶到了学校,但依旧一无所获。“颗粒无收”的远不止他们一家,山东银座集团英才幼儿园等也都空手而归。

    师资紧缺,已经成为目前国内大多数幼儿园面临的最严峻问题。《乐富教育研究院2010~2011年中国学前教育发展报告》相关数据显示:

    北京市:未来3年需专任幼儿园教师3.6万人,而目前只有2.14万人,缺口1.46万人。

    湖南省:目前在园幼儿数约142万人,需21.3万名幼师。但目前全省在职幼师总数不到4.8万人,缺口达16.5万人。

    湖北省:每年有近6000名学生学幼师专业,但幼师队伍缺口近8万人,幼教师资严重匮乏。

    重庆市:目前专业幼师有1.6万余人,但由于师资缺乏,市幼儿园目前师生比为1∶38,幼教缺口亦达上万人。 

    “师资缺乏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拉法法儿童教育机构总裁葛文伟说。经常与幼儿园打交道的他发现,目前最缺老师的是两类幼儿园:一类是集团幼儿园,由于加速建设新园所和扩张规模,目前的师资缺口很大。但相较这种“成长的烦恼”,自身规模比较小的公办和民办园,情况更糟。由于自身条件有限,这类幼儿园根本挑不到幼师专业毕业的学生,而更加小的个体园所连进门挑选毕业生的机会都没有。

    现实如此,未来的情况更不乐观。

    在日前举办的“新挑战、新征程——学前师资培训之路”园长院长高峰论坛上,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原国家副总督学郭福昌列举的一组数字表明,这个巨大的缺口,在未来10年的时间内,似乎都很难填上:按照《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规定,到2020年,学前儿童毛入园率将达到75%,入园儿童将从2009年的2600万人增加到2020年的4000万人。按每个班30个孩子计算,这意味着未来10年将新增47万个班,按每个班要配备“两教一保”(两名教师、一名保育员——编者注)推算,未来10年需要新增140万教职工,这还没有考虑自然减员的情况。

    种种迹象表明,师资紧缺正在成为制约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最大短板。

    幼儿师范生源质量在急剧下降

    “每年学前教育专业毕业进入幼师队伍的人数,与流出的幼师人数基本相等,这样幼师奇缺的状况永远改变不了。”湖南岳阳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说。

    幼教师资队伍不稳的背后,其实是待遇、编制、职业发展等一系列现实的问题。

    “幼儿老师的工资水平实在太低了。”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王化敏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的北京,一名普通幼儿园教师的月工资收入也仅有2000多元,“劳动和所得不匹配”造成愿意当幼师的人越来越少,不得已,以每个月两三百元的价格用实习生充当老师,已经成了很多幼儿园的权宜之计。

    “幼儿教师平均薪水达不到最低工资标准。”湖北省实验幼儿师范学校校长周宗清强调。根据他的观察,工资水平直接关系到幼儿教师的稳定性,收入高的幼儿教师稳定性强,反之流失率就高。

    除了收入还有编制问题。

    北京海淀区一所著名高校的校办幼儿园,目前有60多名教师,但只有二三十个有编制。

    这并非个案。北京市政协委员的一次相关调研发现,2008年北京全市在岗幼儿教师1.8万多人中,具有事业编制的教师仅为7543人。

    工资低,物质生活没有保障;而没有编制,没保障的不仅是生活,还有心理上的安全感。

    “除了收入上的差别外,心理上的压力,也会在没有编制的幼师中,划出一道红线,导致没有编制的幼师难以安心。”长沙市一家公办幼儿园的园长坦言。

    待遇、编制,加上令人迷茫的职业前景,导致幼师行业人才流动率高、幼师队伍不稳定,幼师行业成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今年两会期间,曾有一位在师范学院担任院领导的政协委员公开表示,自己学院幼儿师资班培养的学生,很多毕业没几年就转行了。葛文伟进一步印证了这位委员的话:“在幼师行业,一个人要能留三年,太难了。”

    队伍不稳,教师素质自然难以保证。

    教育部师范司副司长宋永刚在论坛上回忆起了“美妙的中师时代”,那时候,中师有“三好”:生源好、培养好、养成氛围好。

    对那个幼师的黄金年代,王化敏的感受更直接,“那时候招的学生中考分数都得上重点线,当幼儿教师的女孩都特别好找对象。”

    时隔一二十年,情况已经有天壤之别。

    曾经作为中坚力量的“中师”被逐步取消,五年一贯制的培养体系被打破,幼儿师范学校无法从初中毕业生中选生源,只有高中毕业没有出路的学生才会无奈选读幼师学校,这一切直接导致了生源质量急剧下滑。

    而编制问题,更让一些原来学习不错、希望获得干部身份、“吃国家饭”的农村孩子放弃了读幼师学校,加剧了生源的恶化。一些幼师学校校长忍不住大声疾呼:“不是我培养不出优秀的师资,是我的生源有问题。”

    这三年是一场“现实的大考”

    去年,伴随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出台,学前教育得到政府和社会公众的空前关注。

    去年年底,国务院颁布了促进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国十条”,其中的第三条,专门针对师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随后,各地也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当地的3年学前教育发展规划。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按照政府的既定计划逐步推进,从长远看,幼教师资问题会逐步得到改善。但具体落实起来,依然有一些现实问题需要考虑。

    比如,“国十条”要求加快建设教师队伍,但目前国内并没有那么多培训幼儿教师的学校,且师资结构也不尽合理。据宋永刚介绍,2010年全国培养本科层次的幼儿教师院校有169所,当年毕业生5086人;专科283所,毕业生2.62万人;中专(中职)2299所,中师幼师179所,毕业生一年有20万。这些毕业生中有相当部分并没有从事幼教行业。

    退一步讲,就算现有学校全力扩招,学生也要3年之后才能毕业,远水解不了近渴,这3年的教师缺口又如何弥补?

    有业内人士提出,虽然“国十条”提到了“公开招聘具备条件的毕业生充实幼儿教师队伍。中小学富余教师经培训合格后可转入学前教育”等多种补充幼教师资的途径,但这些措施能解燃眉之急吗?用什么样的方法来保证在这种应急情况下培养的教师质量呢?3年的系统培养和几个月的速成培训,质量的高下显而易见。如果教师质量不能保证,即便大量的钱投进去了,漂亮的园所也建起来了,恐怕3年后也只能低水平地实现既定目标。

    随之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这几年会有不少院校紧急上马幼师专业,但几年之后,当我们的硬件软件都跟上了,生育高峰也过了,会不会又出现师资剩余?

    “最难熬的,恐怕就是目前这3年。”葛文伟将这3年称为幼教界一场“现实的大考”。如何熬过这3年?葛文伟非常赞成从社会人群中招募人员充实幼师队伍,但他也承认,如何保证人员质量,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此外,对于如何扩大学前教育师资队伍,他还有四条建议:一、取消对非专业人员报考幼儿教师的户籍限制;二、延缓老教师的退休时间,老教师经验丰富,如果身体条件允许可以发挥余热;三、目前2000多所师专毕业的学生,只有20%的人拥有教师资格证书,可以出台一些措施调动这一部分人的积极性;四、引入第三方的力量,比如一些民间的幼师培训机构,共同渡过难关。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