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世界名家散文诗选读及赏析  

2011-01-15 22:06:05|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颂 歌
作者:海 涅
《散文诗》2004年第一期

有时候让我们回到古典,巴!在晴朗的天空下,平静的港湾休憩我们的灵魂!当那些弄虚作假的诗把我们弄得昏头胀脑的时候,我们需要普希金的纪念册;莱蒙托夫的云帆;雪莱的西风;济慈的夜莺……
  当浪漫主义风靡欧洲,现代散文诗尚未诞生。到19世纪三十年代,法国贝特朗集中写了一本散文诗集《夜间的卡斯帕尔》,之后的波特莱尔,正式亮出“小散文诗”这一文学体裁的牌于。然而,不论古典的浪漫的诗人的作品中,或编于散 文或编于诗,这种自由的、无韵的散文化的诗,早就存在着了。德国浪漫主义诗人海涅的诗集中,我们找到惟一的这一首散文诗《颂歌》,便是佐证。
  “我是剑!我是火!”是号角,是召唤;如同高尔基的《海燕》,可以朗诵,可以歌唱。海涅的大多数诗篇都已经编成了歌曲,有的甚至成为家弦户诵的民歌,有的被谱成200多种不同的曲调的歌,总数在50叩首以上。世界上有哪位诗人这样地深入人心、历久不衰呢?
  就因为海涅是剑、是火,便自然有敌人诅咒他,至今仍争议不休。高深的贵族化的艺术家认为他是通俗诗人,认为他浅显真露,“指称他的散文是陈腐的,他的诗是雕琢的。”法国唯美诗人戈蒂埃却说:“一般俗汉都在想法抽掉那建筑在海涅坟墓上的金字塔的石块。”那是徒劳的。
  我少年时是喜欢海涅的,把他的诗歌集和泰戈尔的散文诗放在一起,在手边,当心中无着落,感到莫名的忧伤之时,便抽出它来翻阅。那一首:“心啊,我的心,不要不安,/你要忍受命运的打击。/冬天夺去的你的一切,/新的春天会把它归还。”好像真有希望降临似的,我的心感到温馨的慰藉。还有那首著名的《罗雷莱》,墒直可以抱着吉他琴唱出:“不知是什么道理,/我是这样的忧伤;/一个古老的童话,/总使我不能遗忘。”(钱春琦译)正如丹麦理论家勃兰克斯所说:“海涅有使自己的读者成为自己的密友的特色。”一下予距离消失了,他的真情通过简洁优美的语言率直的打动读者,使人人都能成为他的密友。
  海涅作为散文家写的政论其实不足道,他首先是一位大诗人。他生前出版了三部诗集:《诗歌集》《新诗集》《罗曼采罗》;两部长诗:《阿塔,特洛尔》和《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

赏 析
作者:许 淇
我是一把利剑,也是一团火焰。
  黑暗中我照耀着你们,战斗开始了,我冲在最前面。
  四周是战友们的尸体,但毕竟我们赢得了胜利。我们虽然胜利了,但四周还躺着战友们的尸体。胜利的欢呼和送葬的悲歌交织在一起。但欢乐和悲哀,我们都没有时间。军号已经吹响,新的战斗就在眼前——
  我是一把利剑,也是一团火焰。
  (薛非译)

诗 一
作者:洛特雷阿蒙

《散文诗》2004年第二期
诗歌不是暴雨,也不是狂风。它是一条庄严而富饶的河。
  只有在肉体上接受黑夜,才能在精神上除去黑夜。啊,《扬格之夜》(英国诗人扬格作品的法译本)!你们经常带给我偏头痛!
  人只在睡觉时才做梦。正是梦、生命的虚无、尘世的过客这些词,也许还有介词,像破旧的三脚架,在你们的灵魂中注入了这种潮湿、萎靡、像腐烂物一样的诗歌。从词语到思想,只有一步之遥。
  紊乱、忧虑、堕落、死亡、身体方面或精神方面的异常、否定的精神、迟钝、意识提供的幻觉、苦恼、摧毁、颠覆、眼泪、贪婪、顺从、引起食欲的想象、小说、没料到的事情、不应该做的事情、怀着某种破灭的幻觉守候着腐尸的神秘秃鹫的化学特征、早熟并流产的经验、长着臭虫甲壳的晦涩、骄傲的可怕偏执、深度僵化的接种、悼词、羡慕、背叛、暴政、大逆不道、愤怒、尖刻、进攻性的失言、痴呆、忧郁经过推理的惊恐,读者不希望感受的奇异的不安、鬼脸、神经病、那些使逻辑陷入绝境的血腥步骤、夸张、缺乏诚意、陈词滥调、平庸、阴暗、凄惨、比谋杀更坏的生育、激情、重罪法庭的小说家集团、悲剧、颂歌、音乐剧、永远存在的极端、不受惩罚地鸣笛召唤的理性、湿母鸡的气味、枯燥无味、青蛙、章鱼、鲨鱼、沙漠热风、昏昏欲睡者、形迹可疑者、夜间活动者、催眠、梦游、黏稠、会说话的海豹、暧昧、肺病患者、痉挛、春药、贫血者、独眼者、阴阳人、私生子、白血病患者、鸡奸者、水族馆的怪物和长胡子的女人……
  (车槿山译)

赏 析
作者:许 淇
我摘抄还没抄完,这一自然段还有一小半才结束,被我中间拦腰切断了。一连串的顿号,一顿到底,犹如多米诺骨牌,既是独立的“牌”,又互相关连,推倒一枚,便接二连三地倒了,长尾蛇阵,一直到最后,没有终了之时,段落并不意味着结束。这是信息爆炸、词语爆炸、意象爆炸、洛特雷阿蒙首先在人烟稠密之外,投掷了一枚爆炸物!炸得我们晕头转向,而他自己,却隐匿在不可知之中。
  洛特雷阿蒙只活了24岁。和兰波一样,是天才、是神灵、是一闪即逝的星象、是启示录的黑马……他短暂的一生只留下一部长篇散文诗《马尔多罗之歌》,还有就是这里摘录的《诗一》,《诗二》和几封信。目前,车槿山先生已全部译出,出版了《洛特雷阿蒙作品全集》,前面附有译序介绍作者,此不赘。
  我只想对我摘录的散文诗再说几句。以“诗”为题却没有严格意义的诗,里面包括诗论、人生感悟、文学批评、散文、散文诗、杂感……众多的内容和形式。以上摘录的散文诗是真正的散文诗。洛特雷阿蒙和《恶之华》异曲同工,是审丑主义。是恶的颂赞者,是超现实主义先驱。我们在超现实主义的诗歌与绘画中看到,由于梦的潜意识作用,出现了谬悖嫁接的组合形体和互不关联的物的并置罗列,有时物的细节超乎寻常的写实,等等,都在生前默默无闻了50年的洛特雷阿蒙的散文诗中受到了启发。

青 春
作者:大冈信

《散文诗》2004年第三期
没有目标的梦的过剩,从一个爱中夺走了梦。在傲慢的心的角落,有少女额上的伤疤般的裂痕。好似从抛弃在防波堤下金枪鱼头吹来的血烟,远远地,真切地,悲哀从那里吹来。
  摇摇晃晃的街景上,走过几个年幼的面孔。眼睛直直地全都钻入墙中。他们已经没有脚步的动静,只有养得肥大的耳朵,在风中摆动。
  城市的潮气,没有养育向日葵,却养育了地苔,在人们的心灵。地苔上撒着玻璃。流着血。寂静的夜,水溢出了烧瓶。淋透地苔。培育地苔。它比血还清澄。
  肿起的天空。肿起的水。肿起的树。肿胀的肚子。肿胀的眼睑。肿胀的嘴唇。瘦的手。瘦的牛。瘦的天空。瘦的水。瘦的地。肥的壁。肥的锁。谁肥。谁。谁瘦。血瘦。天空是救。天空是罚。它比血还清澄。天空比血还清澄。
  没有目标的梦的过剩,使我的爱失去了梦。

赏 析
作者:许 淇
先看看大冈信的自述。
  大冈信说是1931年(昭和6年)出生的。祖父在他幼年时,在上海倒贩书画、古董,死在中国。因此他说,中国的文房四宝和书画以及少时读的《唐诗选》对他产生了影响。
  不过,我觉得全不相干。中国味道在他的作品中是没有的,日本的俳句和歌的熏陶,则是肯定的,因为他的父亲是著名的和歌作家和教育家。大冈信在东京大学毕业后,便发起了日本的超现实主义研究会。一方面提倡先锋诗,另一方面不扔弃古典文学模式,研究日本各个时代的短歌和俳句,作新的开拓。现已是日本战后新一代诗人代表,又是著名评论家,任日本笔会会长。
  我觉得他的散文诗,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很深,母语的传统、古典的情趣却较淡。他的理论是:“必须把所谓语言从日常的、实用的、功利性的作用中解放出来,从修辞学或常套语的陈腐世界中清洗出来”,这无疑是对的,但难在把握它的度。他又说:“作为自身便是一个小宇宙的语言结构体而自行成立成为可能。”“这样创造出的诗自然难免费解。”一首诗成了独立特行的小宇宙,当然只有诗人自己能懂得了,这便是现代艺术的消解现象。
  散文诗《青春》,不能从语言的表象来解读是否“表现”了“青春”这一题目,而是从人类内部显现出的青春的烦恼,依托于肉感的和魔幻的意象来构筑语言的世界。第二节写现代城市青年的无为状态比较“写实”,他们并没有前进,只能让人看到“肥大的耳朵”。
  第三节说阴暗潮湿的城市,是养育不了向日葵的,只有厚厚的苔藓,还不是自然状态,掺杂现代工厂的玻璃产品的文明碎片,使人们的肌肤和心灵都淌着血水。
  第四节。浮肿。“肿”是超现实主义画家和诗人笔下常会出现的幻想。肿胀是十分可怕的,使人联想到肿胀的死尸。然后是瘦,是肥。天空、水、树、人,都肿、瘦、肥。这畸形的青春,难道不正是“新新人类”的几个侧影吗?
  最后,青春的爱失去了梦,因为梦过剩了。现代颓废的泛滥,正是浪漫理想的反拨。

大地之未知者
作者:勒.克莱齐奥
《散文诗》2004年第四期

我想谈谈实在的美,谈谈人的眼睛,例如山,例如光。 注视就是光,有生命的光,跳跃着奔向白色的山岩,热力深入岩石,令其微微地颤动。在不动的山坡上,小树和松柏是灼热的,让空气中充满它们的气味,而寒冷的风从它们周围滑过。每天它们都在那儿,川它们的根抓住风化的泥土。云在谷底积聚,然后很快,随风而降,然后散开,化水为雨,灌木和大树的叶子分开了,人们听见山里发出—阵阵古陛的喘息声。 光不断地从虚空的深处向山移 动。重要的不是声音,不是汽车在城市的小路上奔驰,不是古老的无花果树枝条上一群群的蚜虫;重要的是人面对孤独的大山时,他所看见的,他所等待的。
  这一切过去了,到来了,散走了,周而复始。山是这样地美,然而没有注视它就不存在。而注视若没有山就一直向前,如子弹般穿过空气,在空中打着转儿,变小,什么也没有发现就消失了。名称,地点,闽语,思想,有什么关系?我只想谈谈永恒的美,谈谈人的注视,谈谈在阳光中很高很高的一座山。

赏 析
作者:许 淇
我曾经写过一篇《看山》,也写过看海和看湖。山,如同神祗一样,是自然中崇高伟大的存在。我曾经的寓所窗户面对阴山山脉,天天可凭窗看山。年轻时不曾爬过几座山,到老来爬不动了,只能“看”。克莱齐奥的这篇断章就是写的看山——观察和注视。他写得何等地细腻,深入!注视着光、云朵、植物和禽鸟、岩石上的色彩变化……从对山的深刻的注视中,获得生命的领悟,人与自然之间的亲密的默契。读了这篇散文诗,使我联想到我国北方嵬岩嶙峋的山;青藏高原积雪的祁连山;江南烟雾朦胧的起伏;闽粤重岭的郁郁葱葱……
  多年前,翻译家金龙格先生,寄赠我由他译出的写问题少年的浪游生活的《少年心事》,几个短篇组成,柳鸣九先生写的序言中说:“一个个短篇就像一首首诗情画意的散文诗”。第一篇主人公梦多生活的城市尼斯,正是克莱齐奥的诞生地。克莱齐奥1940年出生在法国南方的滨海名城,早年创作具有新小说派痕迹,以后不断变换新颖手法,作品的抒情笔调、神秘气息、哲思寓意,使他在法国文坛独树一帜。他说:“时间没有了衡量的标准,这里是万物之始……它脱离了情感,词语的疑惑,远离写作带来的符号困扰。”于是,人成为物质世界和大自然的一部分。所以,他的散文和散文诗,往往人和色彩、光、音响,乃至风、草、地、物等融合一体。

罗丹
作者:[奥地利]斯.茨威格
《散文诗》2004年第五期

大师老了,他疲倦了。——一部银白的浓密的乡民须髯,飘拂在起皱的玄武岩般死灰的脸庞上。他艰难地走过一座座大厅,那里摆满了他雕的石像,他睡眼朦胧,踽踽曳足而行,仿佛走进了死亡。
  但是白晃晃一道光圈,围着他闪烁不定:是雕像群神采奕奕,栩栩如生!它们一直睁着眼睛“沉默”地梦见了一个永恒。它们岿然不移,肃然不动,漠然无情,寂然无声,宁静地安于无尽的光荣。一丝笑意消失在大理石的嘴角,它们站在那儿,那伟大的奖品,久以忘怀的胜利,被征服的时间,凝结的晶体——那绵绵无尽的精神。
  大师步履迟缓,在它们中间走着,仿佛沿着自己整个一生徜徉。他带着幸福的颤栗,温柔的恐惧,不得不将它们一再凝望,为这个千古的疑问感到迷惘:它们在那消逝的岁月之前,曾经是他青春的玩偶和耍伴,而今仍然像当年一样闪闪发光,生命的波涛仍然纯净地流过,它们冰凉而又明亮的形状,为什么他自己,它们的雕塑者,却不知不觉起皱了,变老了,每时每刻都在开始死亡。
  
  他凝望着发光的雕像,感到自己老了,疲倦了。他猜想,在那些明亮、坚实的石块深处,一定有他自己衰枯的血管里的血,进涌如火焰,激溅如火星。他曾经用双手赋予石块以生命,他现在仍用这一双苍老的手颤巍巍地抚摩它们,为了从这些沉默、冰凉的躯体再一次感觉已经逝去的生命,就像一个干渴者,俯身在石像上,仿佛在窥望消逝岁月的古井。
  但是,雕像群无动于衷,身披尸衣站立着。它们对他不卑不亢,若即若离,只呼吸着沉默,吞吐着光华。它们忘记了岩石、国土、时间和名字——忘记了自己的老家。它们无言地排列着,披着白布站在那里,对时间彼岸的盛衰和变迁了无牵挂,它们的人理石的嘴巴从不向蜉蝣似的世人答话。
  它们头上挂着的时钟一直向前走着,多少城市崛起,又多少城市沉沦,多少容颜丧失了轮廓和色泽,多少家族兴旺,又多少家族凋零,多少人变成了面具和神话,一切都在残酷无情的岁月的磨盘中被碾成齑粉——只有它们以凝固的姿态,停息在不停的嬗变之中,因为它们永远结束了它们的生存。
  ………………
   赏析
作者:许 淇

茨威格于1913年走进了罗丹的默东工作室。他挨着欣赏一尊又一尊作品,那些不朽的石像是多么著名!围绕那些被点化的石头和赋予石头以生命的雕塑家创造的当时。有多么丰富的说不尽的故事。他想像暮年的罗丹,正如罗丹在《艺术论》所说的那样,面对自己的作品,一一指点助手去把握美,甚至点着蜡烛去烛照雕像脸部的凸凹光影。暮年的罗丹会不止一次地巡视自己即将永别的默东工作室,大师已经衰颓,而他的作品依然年轻。他爱的克洛岱尔。迦蜜叶在这里!他爱的不是那个发疯的老妇人,而是这位美妙绝伦的永远十八岁的《沉思》!还有那个《吻》,全世界每个角落都活着不会死亡,而具体的肉身却早巳腐朽。大师这时感到痛苦也感到骄傲,他在向他的朋友们一一道别……
  绿原先生翻译的是分行的诗,我将诗行联结成文,一自然段便是一节,念起来不减效果,不是最好的散文诗么?但还得向老诗人绿原先生致歉致谢。
  至于茨威格,应该不必再介绍了,他自己一句话概括了:“作为一个奥地利人、犹太人、作家、人道主义者、和平主义者,恰好站在地震最剧烈的地方”;为抗议法西斯,逃亡到巴西自杀。留下大量的以心理刻划细腻著称的小说,还有大量的传记小说,值得注意的是他还是位诗人,大学时期使出版了第一部诗集《银弦集》(1901),因而在写传记小说的时候,抑制不住诗心的撞击,会写出独立成章的诗和散文诗;至于像散文诗一般的美文段落,散布在他所有的作品中。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