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大地 攸子情深

我诗意地栖居在博客之上。

 
 
 

日志

 
 

浪漫·海派·左翼:《子夜》 陈思和  

2010-06-27 16:04:08|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浪漫·海派·左翼:《子夜》

 

一.浪漫和颓废:《子夜》中两个主要元素

 

《子夜》是茅盾的代表作,它的出版为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现实主义文学确立了一个经典的写作模式,茅盾也一直标榜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这没有什么疑问。但我认为这是表面的看法,茅盾在骨子里还是一个带有颓废色彩的浪漫主义的作家。

《子夜》初版本内封的题签下反复衬写着的英文是:The  Twilight:a Romance of China in 1930。意思是:“夕阳:1930年中国的浪漫史”。“夕阳”是茅盾最初设计的书名,后面一句话则点出了这个故事是一个传奇、一段浪漫史。从小说的创作特点来看,茅盾在塑造人物上用的也是浪漫主义的笔法。比如主人公吴荪甫,虽然茅盾也写了他的缺点,但这是英雄的缺点,书中写吴荪甫的狂躁性格完全像一头狮子在咆哮,是无往而不胜的,气势很大的那种。《子夜》是写一个20世纪现代的王子、骑士、英雄,一个工业界的神话人物,以及这个人物在上海的传奇故事。

这个作品中,还有另外一种元素,就是颓废性。《子夜》里面的颓废性有着海派传统的繁荣和腐化同在的特点。这是通过一批小资的形象表现出来的,浪漫则是寄托在吴荪甫这个形象上,两者就像经纬一样,构成了《子夜》的一个基本框架。而所谓的现实主义的因素,我认为,在这个作品里面,更多的是表现在细节描写上,并且那种细节的真实,在茅盾的创作当中也始终不能坚持到底。

 

 

二.《子夜》解读中的两个问题

 

1.现代英雄:吴荪甫的人格魅力

 

吴荪甫一出场就不是小打小闹。他利用父亲的丧事,跟另外两个老板联合起来准备建立一个托拉斯,而这个托拉斯如果搞成,他可以一口气把八个工厂吃下来,按照今天来说就成为一个大的集团性的公司。吴荪甫作为一个资本家,已经很自觉地把自己的经商行为、企业行为,跟国家的利益、前景联系起来。茅盾对于吴荪甫是非常有想象力的。这种想象力,就是跟骑士精神有关的,所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子夜》里面,茅盾通过林佩瑶的嘴,说了一个基本观念,吴荪甫是她心目当中“二十世纪机械工业时代的英雄骑士和‘王子’”。“英雄”,这种具有现代人格的艺术典型,本身在上海这个背景中就具有一种特别的魅力。“骑士”,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关键的词,骑士有一个基本精神: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信念、理想,可以冒着超过自己能力的危险作战,哪怕这种作战是必然失败的,他也可以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吴荪甫身上其实是有这样一种精神的,所以,这是一个具有悲剧性的英雄形象。

 

2.欲望:中国式的颓废主义

 

在茅盾的艺术风格里面,颓废恐怕是比较重要的一部分。他的小说里面,所有的颓废倾向,都是与政治上的虚无,与放弃理想以后的苦恼联系在一切。《子夜》里面茅盾写了一大批人,林佩瑶、林佩珊、张素素、范博文等等,一方面物质上是非常奢侈,充分享受,可是,精神上又非常不满足,始终停留在一种彷徨、犹疑、迷茫、痛苦的精神状态当中。茅盾的眼光非常敏锐,他对这帮小资的描写非常精细。他对他们不是批判,而是对这帮人充满羡慕,充满欣赏,进行非常人性化的描述。说白了茅盾本人身上也有很强烈的小资情调。

 

 

三.左翼立场:海派文学的另一个传统

 

茅盾的创作是在上海发生的,无疑要受到所谓的上海文化或者海派文化的影响。这样的影响对于文学作品来说,除了有繁华与糜烂同体存在的这么一种特色以外,它还有另外一个特色,就是站在左翼立场上,对于上海都市现代性的一种批判。这个传统,首先表现了上海的社会底层的工人的情绪。这些工人参与创造了上海的文化,然后他们却得不到在上海这样一个城市结构里面应有的地位。所以,他们是最底层的但又是存在的问题最大的一个阶层。在《子夜》里,我们就可以看到,茅盾对于上海的描述就呈现出了两个特点:“现代性质疑”和“繁荣与糜烂同体性”。《子夜》真正有价值的地方恰恰是茅盾用他特有的一种理想、浪漫和颓废,来描述了上海当时的环境和文化特征,使之成为了一部左翼海派文学的代表作。

 

 

四.《子夜》的创作思维模式

 

《子夜》是中国现代文学第一部比较成功地用阶级的关系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来描述那个时代的作品,完成了现代文学史上“革命文学”到左翼文学的转换。革命文学,主要是反映了知识分子面对现实生活当中的非正义的现象,采取了一种根本颠覆的态度;但是,左翼文学就不一样。左翼文学,基本上就以左翼作家联盟(左联)为核心,由这个组织来推动的文学运动。左翼文学运动带有鲜明的政党色彩,是有具体的指导思想的。所以,力图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方法来描述生活、分析生活是左翼文学的叙事特点。其实,茅盾在写这个作品以前,他已经把所要反映的那个中国社会都分析好了。吴荪甫已经被规定为民族资本家的代表,那么,赵伯韬就是买办资本家的代表,周仲伟、朱吟秋那就是小工厂主的代表。他非常成功地把资本家划分为各种类型,然后根据每一种资本家在中国社会当中的地位,来区分他是进步的还是反动的,再来决定这个人物是好人还是坏人。茅盾的创作匠气是很重的,现在有些年轻人不喜欢茅盾的创作,跟这个有关系。每个人物是一个阶级典型,这些阶级构筑在一起,就构成了我们一个社会的典型,那就是所谓的“典型环境”。

那么,他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批资本家?这当然跟茅盾自己的生活经验有关,当时他通过表叔结识了很多资本家,更重要的是,1930年代正好有一场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论战。这场论战当中,当时国际共运史上有个“托洛斯基派”,中国也有“托派”,是共产党内的反对派,陈独秀后来成为这一派的领袖,这一派理论家认为,随着大革命的完成,国民党统一了中国,中国已经是所谓现代民族国家,就是民族资产阶级掌权的一个现代化国家,也是资产阶级掌握了中国的命运,那么,无产阶级革命的矛头应该对准资产阶级政权;而当时中国共产党内的主流派是跟苏联斯大林政权走的,这一派理论家认为,中国社会性质仍然是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没有主权,我们的现代化是帝国主义强迫中国搞的,是被动的,因为帝国主义要掠夺,要侵略,这对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也是一种伤害。所以,我们首先是反帝反封建。茅盾为了阐释这个问题,写了这部小说。他最初构思这个小说,最后吴荪甫代表的民族资本家,跟赵伯韬代表的买办资本家是握手言欢的。有一点像托派的观点。这就不符合共产党的统战政策,当时党的意思是,我们要反帝反封建,那么对民族资本家是要团结的,而对于买办资本家则要打击。茅盾后来听取了瞿秋白的意见,所以最后改下来就变成了吴荪甫输掉,民族资本家终于输给了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就表明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是没有出路的。根据政治需要,小说是可以随便改的,如果今天政治需要另外一种观点,他也可以改过去,为什么?就是为了使自己的艺术创作更符合现实主义创作所要求的反映生活的“本质”。

《子夜》也可以说是瑕瑜互现。在小说的整个框架上,茅盾创造了以人物设计来构筑生活中的典型环境的思维模式,而这个典型环境是为了解释一个理论上界定的所谓“生活本质”。这样,《子夜》模式以后基本上就成为我们现代文学的创作主流,尤其是长篇小说。这种方式被称为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但是,由于我们强调了阶级性、典型性,就忽略了另外一面,就是如果茅盾没有这样一种强烈的主观情绪和对生活细节的这样一种观照,那么这个小说就变得非常概念化。问题在于茅盾他两面都做到了,理论上他是符合概念化的需要,创作上他有巨大的才华、无数的细节来支撑。以后的作家未必都能做到这两全其美,尤其是后来以“政治标准第一”来要求作家的创作的时候,作家的另外一面根本无法发挥,这样就产生了很多畸形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